观鸟故事:红尾水鸲
发布时间:2020-06-13
浏览次数:3095
观鸟故事:红尾水鸲
早在2019年5月,我就已经见过它。每次我去元庐,途径莫残溪,都可以看见它。它就在溪流间的石头上,孤零零的,完全没有有男朋友的迹象。最近,我又一次看见它,身边多了三个小孩。不到一年,猛添三仔?请你先合上嘴巴,这个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说的是,红尾水鸲的故事。

红尾水鸲雄鸟 摄影/老黑自从被朋友带入观鸟这条不归路后,我也开始留意身边的鸟儿。在居住的小区、周边的农田、回家的路旁、洱海的湿地,听到鸟叫声,或者有黑影掠过,我总会驻足,静听,看看是什么东西;如果能拍下来当然更好。第一次见它——红尾水鸲雌鸟,也是这样偶然。

红尾水鸲雌鸟 摄影/老黑 去元庐,走到莫残溪,看见黄鹡鸰在溪边跳跃。白鹡鸰我见得多了,黄鹡鸰却见得少。想去拍两张,悄悄的走下河堤,猫腰靠近,想着近一点,再近一点。黄鹡鸰没拍到,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小小鸟,惊到了我;受惊的我,惊动了黄鹡鸰。它惊叫着,顺溪水向下游飞去。惊到我的小小鸟,却停在不远处的石头上。黑、白、灰三色为主的身体,近似溪边石头的颜色,混为一体,不细看,还认不出来。那是一只红尾水鸲,雌鸟。

红尾水鸲雌鸟 摄影/老黑 拍不到黄鹡鸰,拍拍红尾水鸲也好。移动、拍照,我都小心翼翼。不然很容易把它惊走。野鸟就是这样,警觉性高。靠近、躲藏、蹲守,我用了各种方法。而它一直和我兜圈子,我进它退,我退它进。总之,我们沿着莫残溪,在石头堆里,上上下下捉迷藏。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耐心等待,我还是拍到了几张;尽管不太理想。

红尾水鸲雌鸟 摄影/老黑此后路过莫残溪,我还经常看到它。只是考虑到时间和设备有限,想拍到更好更清晰的照片,有点难。于是看看,知道它在,也就作罢了。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元庐闭门谢客。我也有日子没到莫残溪了。那只吓我一跳的红尾水鸲雌鸟,也就没有再见。

元庐·花开蝶自来 摄影/老黑 某天去元庐,又到莫残溪。除了哗哗的流水声,我还听见连续的鸟叫。莫残溪两边,有高高的河堤,声音是从河堤下的溪边传来的。

红尾水鸲雄鸟 摄影/老黑 站在河堤上,悄悄探头看。远远的,看见水里的石头上,有两只鸟,一只鸟张大了黄黄的嘴……原来,是鸟爸爸、鸟妈妈在抓虫子喂幼鸟。我这才想起来,现在正是小鸟育雏的季节啊!

“爸爸,先喂我” 摄影/老黑

“妈妈,我也要吃” 摄影/老黑 在不惊扰它们的情况下,挺希望能拍到鸟儿喂食的画面。于是后撤一步,钻到树下,胡乱瞄个平地就坐了下去,举好相机,偷偷的等待鸟父母回来。

“哼,都不理我” 摄影/老黑等待中,仔细观察,发现幼鸟很像红尾水鸲雌鸟,而且不止一只。顺溪流不到十米的范围内,三只幼鸟停歇在不同的地方。

红尾水鸲幼鸟一号 摄影/老黑

红尾水鸲幼鸟二号 摄影/老黑

红尾水鸲幼鸟三号 摄影/老黑 大鸟啄着虫子回来了,镜头里看得清清楚楚,就是红尾水鸲。鸟爸爸、鸟妈妈,为了三只幼鸟,忙得不亦乐乎。它们啄着虫子,频繁的从四面八方回来,馋得幼鸟张大嘴巴、吱吱的叫。

鸟爸爸满载而归 摄影/老黑 然而,两张嘴啄虫子,三张嘴吃虫子,难免顾此失彼。没吃到虫子的幼鸟,就叫得更厉害了。

“妈妈我好饿” 摄影/老黑 那只红尾水鸲雌鸟,初见时(可能)还是单身,再见已经有了家庭。计划生育也管不了它们,一口气就生了三个小孩。

鸟妈妈啄虫子 摄影/老黑

幼鸟在等待 摄影/老黑

终于吃到肉了 摄影/老黑 2020年,多事之秋,仿佛连日子都过得糊涂了。有一些生命,离我们远去,永不再见,但曾经精彩。有一些生命,向自然而来,展现美好。人作为自然界中渺小的存在,应该去保护这种美好。

 

“啊~” 摄影/老黑 【后话】观鸟和拍鸟,略有不同,观鸟者可能会拍鸟,拍鸟的未必会观鸟。我是二者之间的门外汉,身在鸟资源最丰富的云南,观鸟、拍鸟都很业余。平时遇到了,看一看,拍一拍;时间允许的话,也愿意蹲守。以下是在大理“莫残溪·元庐”及周边拍摄的,希望也觉得美好。

一墙之隔黑翅鸢 摄影/老黑

元庐院子里的戴胜 摄影/老黑

元庐瓦脊上的白鹡鸰 摄影/老黑

元庐院里的鹊鸲 摄影/老黑

元庐旁边的棕背伯劳 摄影/老黑

元庐路边的蓝额红尾鸲 摄影/老黑

元庐路边偶遇灰背椋鸟 摄影/老黑

元庐路边的八哥 摄影/老黑

成双对 摄影/老黑



关注【深圳科普】微信公众号,在对话框:
回复【最新活动】,了解近期科普活动
回复【科普行】,了解最新深圳科普行活动
回复【研学营】,了解最新科普研学营
回复【科普课堂】,了解最新科普课堂
回复【科普书籍】,了解最新科普书籍
回复【团体定制】,了解最新团体定制活动
回复【科普基地】,了解深圳科普基地详情
回复【观鸟知识】,学习观鸟相关科普知识

听说,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