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100年,中国或将仅有7亿人口
来源:BioWorld
发布时间:2020-07-21
浏览次数:814

研究表明,随着生育率的持续普遍下降,预测世界人口可能会在2064年达到约97亿人的峰值,然后在2100年下降到约88亿人。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23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数量或将减少为原来的一半。

未标题-1.jpg

 

古往今来,人口问题一直关乎着人类社会的稳定,人口膨胀或人口不足最终都会导致社会的动荡甚至崩溃。然而,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科技快速进步,生产力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世界人口也因此飞速增长。

 

世界人口的爆炸式增长,使得许多人不禁担忧着人类数量最终会超过地球负载,引发生态崩溃。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世界人口是否会在不远的将来超过地球负载,最终导致人类的灭顶之灾?

 

在6月份,BioWorld公众号报道了一项中国1990年至2015年青少年婚育趋势的研究,这项研究使我们认识到——从1990年开始,中国的总生育率就已经低于生育更替水平(每名女性平均生育2.1次),即便是2016年施行全面开放二胎政策,这一情况也仅仅得到的一定的好转,但仍然无法彻底解决中国的低生育率问题。详情:北京大学发布中国近30年青少年婚育趋势,婚育率整体下降,男女比例愈加失衡

 

近日,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国际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上发表题为:Fertility, mortality, migration, and population scenarios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from 2017 to 2100: a forecasting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的研究论文。

 

此项研究表明,随着生育率的持续普遍下降,预测世界人口可能会在2064年达到约97亿人的峰值,然后在2100年下降到约88亿人。与此同时,世界劳动人口比例、各国经济发展以及自由移民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亚洲、中欧和东欧将成为人口缩减速度最快的地区,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23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数量将减少为原来的一半。

 

根据该预测,非洲和阿拉伯世界将塑造人类的未来,而欧洲和亚洲的影响力将逐渐减弱,到本世纪末,我们或将迎来一个新的世界。

 

 

研究使用2017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的数据预测未来全球、区域以及国家人口,通过新方法预测死亡率、生育率和迁移率,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 Christopher Murray 等研究人员估计:2100年,在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中,将有183个的总生育率(TFR)将低于生育更替水平。

 

这意味着,除非得到移民的补偿,否则这些国家的人口将持续减少。

 

 

更重要的是,这项新研究还表明,在2100年,世界人口的年龄结构将出现巨大变化,全球65岁以上人口预计达到23.7亿,而20岁以下人口将仅为17亿,适龄工作人口将大幅度减少。

 

本研究的领导者、IHME主任 Christopher Murray 博士表示:“全球人口持续增长可能不再是21世纪的人口轨迹,我们的研究为各国政府提供了一个重新思考其移民、劳动力和经济发展政策的机会,以应对未来人口变化带来的挑战。”

 

全球生育率加速下降

 

研究预计随着现代避孕措施的普及以及新生代教育率的普及,全球总生育率将稳步下降,从2017年的2.37降至2100年的1.66,远低于维持人口更替水平所必需的最低生育率2.1。例如,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生育率将降至1.2左右,波兰则低至1.17。

 

 

实际上,在更替水平以下的国家,总生育率即使仅出现微小变化,也会导致人口规模的巨大差异,例如将总生育率提高0.1,到2100年就相当于地球上多出5亿人。

 

研究人员预测未来全球生育率的下降大部分源于现今的高生育率国家,特别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这些国家的总生育率将首次降至更替水平以下——从2017年的4.6降至2100年的1.7。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生育率最高的尼日尔,平均每位妇女生育7个孩子,预计到2100年生育率将下降到1.8左右。

 

当然,即便生育率将下降到平均更替水平以下,随着死亡率下降和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生育年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预计在本世纪增加两倍,从2017年的10.3亿增至2100年的30.7亿。

 

 

更重要的是,亚洲、中欧和东欧将成为人口缩减速度最快的地区,其中23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数量将减少为原来的一半,包括中国(2017年为14亿,2100年为7.32亿),日本(1.28亿-6000万)、韩国(5300万-2700万)以及意大利(6100万-3100万)。此外,其他34个国家的人口预计也将减少25%至50%。

 

全球年龄结构发生巨大变化

 

研究人员预测,全球5岁以下儿童的数量预计将下降41%,从2017年的6.81亿降至2100年的4.01亿。与此同时,80岁以上的人数预计将增长6倍,从1.41亿增至8.66亿。80岁以上人口与5岁以下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1。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人口数量下降超过25%的国家,全球80岁以上老龄人口与15岁以下未成年人口的比例预计将从2017年的0.16上升到2100年的1.50。除此之外,2017年全球非工作成年人与工作人口的比例约为0.8,而到了2100年这一比例预计将升至1.16。

 

 

文章的第一作者,IHME教授 Stein Emil Vollset 说道:“虽然人口下降可以减少碳排放以及食品系统压力,但更多的老年人和更少的年轻人也会带来巨大的挑战,”对此,随着工人和纳税人减少,社会难以发展,经济挑战将会出现,社会福利或将减少。”

 

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可能导致经济规模的重大变化

 

研究还调查了所有国家劳动人口减少对经济的影响。研究表明,虽然中国预计将在2035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从2050年开始,中国人口的快速下降将抑制其经济增长。因此,美国可以通过一直贯行的移民政策有望在2098年夺回GDP世界第一的位置。

 

 

更有趣的是,尽管印度的劳动人口预计将从2017年的7.62亿下降到2100年的5.78亿,但仍维持在较高水平。因此,研究人员预测印度将成为亚洲为数不多的、可以保持其劳动人口的大国,预计到本世纪20年代中期,印度GDP排名将从第7位升至第3位。

 

此外,随着人口的增长,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经济可能会愈渐强大起来,尼日利亚预计将成为唯一一个可以保持劳动人口增长的前十人口国家,高密度的劳动人口将促使尼日利亚经济的快速增长,其GDP排名将从2017年的第23名上升至第9名。

 

 

英国、德国和法国预计将保持GDP的前十名,而意大利将跌出前十(9→25),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的GDP排名也将持续下降,意味着这些欧洲国家将出现更大的人口下降。

 

自由移民有助于维持人口规模和经济增长

 

该研究还表明,人口下降可以被移民抵消,实施自由移民政策的国家能够更好的地维持其人口规模和经济的持续增长。一些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的国家,如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可能会通过移民政策维持其劳动人口。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 Ibrahim Abubakar 教授在一篇相关评论中说道:“移民可能是解决劳动人口短缺的一个潜在解决方案,当然,移民来源国和移民迁入国家应该在多层面合作,在保护移民的个人权利的同时,实现两国共赢。”

 

他还补充说:“即使这项研究的预测仅有一半准确,移民也将成为所有国家保持经济繁荣的必需品而不是选择之一,移民带来的效应十分复杂,我们面临的选择是,通过允许有计划的人口流动来改善健康和财富,或是最终形成一个由外来劳动力组成的不稳定的社会。”

 

结语

 

总而言之,此项研究通过现有的数据对未来世界人口变化做出预测,预测结果表明大多数国家的生育率将持续走低,世界人口可能会在2064年达到约97亿人的峰值,然后在2100年下降到约88亿人。人口持续性减少将导致世界各国的人口年龄结构、经济发展、劳动人口以及移民政策发生巨大变化。

 

因此,世界人口并不再如教科书里描述的那样——持续增长直到抵达地球的承载极限。未来人口变化将出现更多的可能,其中之一便是人口持续性减少,世界经济将受到前所未有且不可逆转的重创,各国政府应当时刻关注自身人口问题,并积极进行调整。

 

不管怎么说,21世纪将见证人类文明的又一场革命,正如本研究预测的那样,非洲和阿拉伯世界将塑造人类的未来,而欧洲和亚洲的影响力将逐渐减弱,到本世纪末,世界是多极的,我们或将迎来一个真正的新世界。

 

写在文末:本研究仅基于当前数据对未来世界人口走向进行预测,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研究作者也表示,过去的趋势并不总是能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而且该模型中没有包括的一些可能会改变生育率、死亡率或移民的因素。例如,COVID-19大流行影响了世界各地的卫生系统,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对世界人口变化造成一定影响。

 

论文标题:Fertility, mortality, migration, and population scenarios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from 2017 to 2100: a forecasting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作者:Stein Emil Vollset, Emily Goren, Chun-Wei Yuan, Jackie Cao, Amanda E Smith, Thomas Hsiao, Catherine Bisignano, Gulrez S Azhar, Emma Castro, Julian Chalek, Andrew J Dolgert, Tahvi Frank, Kai Fukutaki, Simon I Hay, Rafael Lozano, Ali H Mokdad, Vishnu Nandakumar, Maxwell Pierce, Martin Pletcher, Toshana Robalik, Krista M Steuben, Han Yong Wunrow, Bianca S Zlavog, Christopher J L Murray

查看更多

期刊:The Lancet

发表时间:2020/07/14

数字识别码:10.1016/S0140-6736(20)30677-2

关注【深圳科普】微信公众号,在对话框:
回复【最新活动】,了解近期科普活动
回复【科普行】,了解最新深圳科普行活动
回复【研学营】,了解最新科普研学营
回复【科普课堂】,了解最新科普课堂
回复【科普书籍】,了解最新科普书籍
回复【团体定制】,了解最新团体定制活动
回复【科普基地】,了解深圳科普基地详情
回复【观鸟知识】,学习观鸟相关科普知识

听说,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