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味病毒,害人害己
作者:郭耕 发布时间:2020-02-10 浏览次数:34
一,黄鹤西去悼大鹏
2020年伊始,中国进入非常时期,主要发端于武汉海鲜市场的瘟疫——冠状病毒肺炎,随着春节人口的流动传播开来,1月21日武汉自然教育名人、75岁的徐大鹏老师继夫人12号肺炎病故后,竟然也染病而亡,当然,他们夫妇双双故去,因没有来得及检测而未列入官方公布的冠状病毒肺炎的死亡名单,毕竟肺炎也是会死人的。
 
但作为我多年的朋友、2000年同届环保“地球奖”获得者、非专业出身的坚定的动物保护人士,瘟病初起即以身殉职,我内心还是充满了悲怆与凄凉。一位奔走呼号的动物保护者,却成了由于人们滥食动物而引发疫病的牺牲者,同为政协委员,这令我想起他说过的一次提案经历,他曾提交政协一份关于重视环境教育的提案,不料最后这份提案的落实又回到了他的头上,当时徐老师一脸无奈苦笑着两手一摊说,没辙,还得咱们来。
 
尽管他是武汉的政协委员,我是北京的政协委员,为了一个目的,我们却并肩战斗二十载,先期是随地球之友吴方笑薇巡讲各地,近年又共同参加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国家环保宣教中心的教师培训活动,徐老师可谓一人跨两界,环保与林业,2019年我们还相继在东营、盘锦做湿地学校培训,年逾古稀,战斗不息,他的音容与名言仍萦绕于耳“要想人不老,终生搞环保”。如今,我们作为青壮年,只有化悲痛为力量 ,继续为动物保护,口诛笔伐。
 
这是2002年4月我们在广西巡讲的一段笔记:在我们强调善待地球的环境教育中,还是比较侧重动物保护内容,尤其是护生惜物观点的。课后活动,更令人耿耿于怀,作为“寻找地球故事”内容之一的自然考察,在环保局宣教中心及广西电视台生存空间栏目组的周密安排下,于四月四日成行了。吴方老师一行四人及环保局陶工、电视台李力前往防城红树林保护区、大明山白鹭保护区、防城港金花茶保护区以及一所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但最令大家触目惊心的竟是这所救护中心的冰柜里,有一个个动物尸首,我虽然没有在现场(我去了崇左的白头叶猴保护区),可是,听到他们动容的描述和录像上回放的一幕幕惨景,我不禁为之惊诧:那些身体僵硬的穿山甲、肢体残缺的果子狸、死不瞑目的广西猴……皆是对人类暴殄天物恶行的无声控诉。……摘自《鸟兽物语》之后,上课,徐老师便经常以这些图片为例,讲述动物被屠戮被饕餮的故事。
 
但2001年7月我们在武汉的一次活动更是令人感慨万分:……和徐老师离开动物园,驱车赶往位于武昌的白鳍豚馆,我们的老朋友、豚类研究专家张先锋博士,带我们探望了慕名已久的“淇淇”—— 世界上唯一一只人工饲养的白鳍豚,说起“淇淇”的故事,可谓一言难尽,望着已二十多岁的、仍孑然一身的“淇淇”,在静得瘮人的水池中百无聊赖地兜圈子,涟连水波,在我心中激出一阵莫名的凄楚,这最后的活化石,本该属于大自然的长江特有鲸类,已经在长江中进化了两千多万年,如今,却不足二十只,是又一种势必会灭绝在我们这代人手中的野生生灵,被国际保护人士称为“活着的死物种”,面对“淇淇”,望其项背,真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摘自《鸟兽物语》不料,次年7月,这只白鳍豚竟死去了,我们共同见证的,不仅是一只个体的死,而是一个古老物种的终结,我在动物保护科普巡讲中都会说,我曾目睹一个活生生的物种灭绝。
 
二,灭绝墓碑警公众
之前,1999年我在北京麋鹿苑设计的由长长的多米诺骨牌构成的世界灭绝动物公墓,刻有“白鳍豚”的骨牌石碑还处于将倒未倒的濒危处,物是人非,如今,骨牌尚在那里,“淇淇”为代表的白鳍豚却已与我们永别。说到永别,英语中有这样的表述“As dead as dudu”(直译即像渡渡一样死去)。渡渡鸟是一种著名的灭绝鸟类,随着西方航海业的发展,特别是荷兰人定居毛里求斯并引入大量的陆地动物,这种古老的岛屿鸟类在外来物种的压力下,不久就灭绝了。渡渡鸟的灭绝可谓首开现代物种灭绝之先河,影响巨大,所以留在了成语中,更刻在了麋鹿苑灭绝动物多米诺石碑上。
 
简单说,物种灭绝的主要因素有四:
(一)生境破坏;
(二)过渡开发;
(三)盲目引种;
(四) 环境污染。       
 
此次肇始于武汉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源基本锁定,就是滥食野味过度消费野生动物导致的。与2003年发源于广东野味市场的SARS几乎同出一辙。可惜17年过去了,人们好了伤疤忘了疼,大自然只得再一次教训人类。莫将人类嘴,变成动物坟!在濒临灭绝的脊椎动物中,有约37%的物种是受到过度开发的威胁,许多野生动物因被作为“皮可穿、毛可用、肉可食、器官可入药”的开发利用对象而遭灭顶之灾。象的牙、犀的角、虎的皮、熊的胆、鸟的羽、海龟蛋、海豹油、藏羚绒……更多更多的是野生动物的肉,无不成为人类待价而沽的商品,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大千世界,竟然成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大屠宰场。
 
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去剝夺野生动物的根本利益,失去生命、甚至遭受灭族灭种之灾,这种暴殄天物,伤天害理的行径,不仅害了野生动物,而且作为自然界病毒细菌寄生虫宿主的野生生灵,还会因你的扼杀你的饕餮你的消费而不得不另寻宿主、转移到吃货——人类身上,岂不是咎由自取!在我们设计的世界灭绝动物公墓的多米诺骨牌的靠近尾声的部位,一块汉白玉骨牌上,竟镌刻着两个字“人类”,是何用意?物种灭绝具有连带性,你推倒的骨牌最终还会砸向你,当然,也别过于自信,人类并非最后一块,最后一块也写着两个字:“老鼠”,地球上的老鼠作为啮齿目动物多达2552种,其中仅鼠科就达816种,庚子之年,鼠丁兴亡。
 
三、解铃还须系铃人
痛定思痛,抗御与控制眼前病毒的扩散趋势是燃眉之急,但杜绝病疫滋生,防患于未然更为重要!近年野生动物黑市贸易,触目惊心。2018年7月,江西森林公安破获一起特大贩卖野生动物案,涉案动物17000多只,销售网络覆盖全国15个省份。2018年11月,湖南森林公安通报,告破一起特大穿山甲案,收缴216只穿山甲及非法收购、运输、出售濒危动物及其产品。2018年12月,吉林森林公安在通化朝阳镇一家商铺查获野生动物尸体4856只,包括猫头鹰、花尾榛鸡及狍子、野兔和大量鸟类。2019年黑龙江齐齐哈尔破获“9.3非法售贩3野生鸟类特大案件,抓获涉案人员25名,涉案地区跨黑龙江、湖北两省,大庆、武汉等6个市县。每年类似的大案要案都有数十起,从事野生动物非法捕猎、运输、买卖的、形成了一条龙的黑色链条,大量野味被摆上国人餐桌。业内有关人士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准确、权威数据证明中国是最大野生动物消费国,但中国野生动物产品消费巨大的事实,不容回避。”
 
中国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有脊椎动物5200多种;其中陆栖2300种,占世界10%。其中:哺乳类世界约5000种,中国693种;鸟类、世界10000种,1400种鸟:全球166种雁鸭类,中国有47种;全球15种鹤,中国8种;全球280种雉类,中国60种……(仅在北京,鱼类90种、两栖类8种、爬行类21种、鸟类500种、兽类60种)爬行动物(世界6300种,中国390种);两栖动物(世界4000种,中国280种);鱼类(世界21400种,2840种)。无脊椎至少100万种。“劝君莫狩南来雁,恐有家书寄远人”。
 
中国有这么好的自然禀赋应是我们的骄傲,这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而我们理应使其继续传承下去,而不是断绝于我们手中。否则,就是“吃祖宗饭,造子孙孽”。这次新型冠状病毒事件,使大家的目光聚焦于野味市场,这是一个否极泰来的机遇,2020年1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三个部委及时发布公告:全国禁止野生动物贸易,这是好事,是个开端,但愿对野生动物的这种全面保护不仅仅限于公告发布之日至疫情解除期间,但愿保护法律法规的范围不仅涉及重点,也荫泽一般。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这是我们喊了多年的口号,但喊破嗓子,也不如一次生命教训这么振聋发聩,这么有说服力,这么有理有据!。保护保护,保护的关键不是把动物关起来,而是把人管起来,管好自己,善待动物,就是保护自己、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