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越来越多学校开设博物馆课程
来源:深圳晚报
发布时间:2021-01-18
浏览次数:1145

育才二小藏书票博物馆。本组图片由受访单位供图

育才二小藏书票博物馆藏品。

(深圳晚报记者 王宇)2021年元旦前夕,国内首个中小学校园藏书票博物馆——深圳市南山区育才二小藏书票博物馆开馆。在80平方米大的博物馆里,展出了学校从1990年至今所珍藏的学生各类藏书票作品以及学校历年来收藏的中外名家创作的万余幅藏书票作品。2019年12月13日,深圳市坪山实验学校汉字博物馆揭牌,这是全国首家校园汉字博物馆。2018年12月20日,深圳南山区西丽学校全国第一家中小学电影课博物馆剪彩开馆。2013年,梅林中学青花瓷博物馆落址梅林中学A座5楼。

深晚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深圳学校在校园内建立博物馆,让校内学生能够近距离感受博物馆文化。不光如此,也有越来越多的深圳学校开设博物馆课程,仅南山区便已有16所博物馆课程基地学校。当以往“不食人间烟火”的博物馆“走”进深圳学校,两者之间正产生着奇妙的化学反应。

博物馆悄然走进校园

当你登上梅林中学A座5楼,穿过一条过道,你会来到一个拥有164件、来自元明清三代的珍贵青花瓷藏品的博物馆。走进博物馆,一件件姿态各异、纹饰精美的青花瓷器像是在无声地诉说着来自它们那个时代的故事。浓厚的艺术光辉和人文气息会向你扑来,你大概率不会相信你是在一所学校里。

梅林中学青花瓷博物馆始建于2013年,馆内面积1200平方米,博物馆馆藏的164件青花瓷全部来自学校教师李廷贵的多年收藏。2019年11月21日,李廷贵在退休之际将自己珍藏的青花瓷藏品全部捐出。

2014年9月份,梅林中学美术教师、博物馆负责人黄晓宇来到梅林中学任职。在她的印象中,在深圳学校内建立博物馆,梅林中学是走在前列的。不光是深圳,据黄晓宇回忆:“当时我们把学校博物馆课程的课题拿到省里甚至全国汇报,专家们都对这个很感兴趣,也觉得特别新颖。”

变化是能看到的。经过几年的发展,深圳渐渐地有更多学校结合自身特色,开始在校内建立博物馆。黄晓宇感觉,“确实是越来越多了。”

2018年12月20日,全国电影课第十次研讨会在西丽学校开幕,同时,全国第一家电影课博物馆在西丽学校开馆,到目前为止,仍是全国唯一的一家电影课博物馆。早在2009年,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学校和中国教育技术协会电影教育专业委员会合作,加入电影课实验学校,共同研发电影课,并将电影课带入课堂。2014年12月全国第一家电影课小学研究实验中心落户西丽学校。电影课,已经成为该校办学特色之一,还连续两次承办电影课的全国研讨会。

2019年12月13日,深圳市坪山实验学校汉字博物馆揭牌,这是全国首家校园汉字博物馆。该馆以汉字文化发展为主题,分为七个主题区域,展示汉字发展各个历史节点的典型字体和书体、以及汉字书写载体和书写工具。

2021年元旦前夕,国内首个中小学校园藏书票博物馆——深圳市南山区育才二小藏书票博物馆开馆。育才二小开展藏书票创作活动已有30多年历史,学校学生创作的藏书票作品参加了国内外藏书票大展百余次,主办藏书票主题展5次,获奖人数达五千余人。学校修建藏书票博物馆,是希望将学校的美术教育特色发扬光大。

博物馆深受学生欢迎

西丽学校电影课博物馆没有设门,任何学生都可以走进去观看电影课资源库中自己喜欢的电影。经常可以看到博物馆里,三三两两学生围着一个电脑,津津有味地看着。西丽学校校长张光富说过,“倘若有学生上课想打瞌睡或者觉得没有意思,可以向老师提出去电影博物馆看电影的请求,老师不能阻止。”

电影课博物馆不仅陈列着有关电影的物品,还摆放着十二台随时供学生观看电影的电脑,博物馆内还设置了互动区域,学生观影后可以在互动区域分享心得和想法,这给了学生非常自由的学习讨论空间。

西丽学校六(2)班的韩轶睿一周要去博物馆三次,他的同班同学郑北航和李俊宇更是有时间就往博物馆里跑。出于对电影课的喜爱,他们成为了学校电影课学生研究员,会因为从电影中产生的兴趣,而研究某一个问题,也会利用博物馆中的电脑查阅资料,最终形成一个PPT可以到各个班级进行演讲。

当学校里有了博物馆,不光是小学生,高中生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黄晓宇说,学生很好奇,很想进博物馆看看,学校里的博物馆长什么样儿。几乎每届学生第一次踏进博物馆,都会问黄晓宇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些青花瓷都是真的吗?”另一个是“它们值多少钱呀?”在梅林中学,有学生甚至因为青花瓷博物馆而对文物产生了兴趣,从而影响了他的职业选择。学校也为之举办了博物馆讲解员大赛。

依托博物馆,诸多课程提升学生素质

2015年,梅林中学开设了五个层级课程的较为完备的美育体系,包括:艺术美育课程、学科美育课程、活动美育课程、基于“青花瓷博物馆”平台的综合美育课程和人文美育课程,强化了学校美育育人功能,助力全体学生个全面发展。同时,自梅林中学青花瓷博物馆建成,学校还开设了博物馆素养校本课程《瓷器鉴赏》,旨在通过对瓷器的赏析,提高学生的审美素养,充分发挥学校的资源优势,发展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自主力,提升学生创新能力等一系列综合素养;各学科与博物馆课程进行整理和融合,并以此研发了梅林中学校本教材——基于“青花瓷博物馆”为平台的综合课程开发与实施研究系列丛书《瓷器生辉》。

梅林中学校长马敢飞认为,博物馆为师生提供了一个集中性的人文活动场景。国家如今高度重视中华文化的教育表达,强调优秀传统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教育中的传承,而文化的传承需要场景体验和实践认知,学校的博物馆给全校师生提供了这样一个文化场域,让各个学科都可以在这里得到人文内涵的互动和交融,让师生获得一个审美体验和人文综合学习的专门空间。

“依托博物馆的资源开展研究性、项目式学习,对师生而言都是非常优质的学习成长体验。博物馆代表的是经过梳理整合的教育资源、深度贯通的思维体验,与博物馆的互动是一种真正意义的深度学习。”马敢飞称。

在西丽学校,电影课已经基本覆盖了所有的学科。电影课程、书本课程和行动课程交相辉映,逐步形成“交响课程”,充分发挥了学科课程的延展和多学科的融合作用。学校还特别聘请中国教育技术协会电影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雷桢孝教授到校指导电影课开展。

在中国教育技术协会电影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西丽学校电影课小学实验研究中心副主任兼教研室主任任涌的课堂上,他有时会带领学生在博物馆上课。任涌认为,在博物馆上课,学生有了选择。博物馆有一个大屏幕,还有12台电脑,学生可以选择看大屏幕的电影,也可以在电脑上找自己感兴趣的电影进行观看。倘若学生不喜欢看电影,还可以在互动区学习。

任涌称:“电影课博物馆丰富的视频学习资源,让学习有了更广阔的选择空间,并给学生创设了一个情境,学生能完全沉浸其中,在里面开展学习,不仅能够获得知识和技能等认知层面的了解,还能够促进学生的精神成长。”

1988年,育才二小便开设了藏书票课程,由全国中小学最早探索推广学校藏书票教育,被誉为“藏书票妈妈”的侯秀婷老师实施。如今学校的藏书票教育在她的徒弟、南山区特色工作坊藏书票工作室主持教师张宁的带领下推进,在学校社团以及三年级中推广。除此之外,学校美术课也有一节课为孩子专门普及藏书票。

育才二小校长汪洪认为,校园博物馆的建成可以对学生起到激发兴趣和激励创作的作用。“当学生走进博物馆,会有产生一种直观的感受,激发学生的创作兴趣,博物馆展出的都是一些优秀的作品,当学生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展示出来,可以让学生获得成就感,从而更加愿意投入其中进行创作。”汪洪称。

越来越多的深圳学校开设博物馆课程

“如今从国家到学校都开始重视博物馆,在积极促进博物馆资源与课程教学和综合实践融合。”深圳市南山区中学地理、研学旅行教研员,南山区博物馆课程负责人高青称。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博物馆青少年教育工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推进中小学生利用博物馆开展学习,促进博物馆资源与课堂教学、综合实践活动有机结合。2020年10月份,教育部、国家文物局联合印发《关于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中小学教育教学的意见》,对中小学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教育教学提出明确指导意见,进一步健全博物馆与中小学校合作机制,促进博物馆资源融入教育体系,提升中小学生利用博物馆学习效果。

据高青介绍,南山区是深圳最早以博物馆作为课程抓手,进行全区统筹指导,提出指导意见的。南山区教育局在2018年6月,就出台了《南山区中小学博物馆教育课程指导意见》,明确了南山区各学校要根据博物馆特色、馆藏物品等,让博物馆课程成为国家课程的延伸和有益补充。为了更好地指导学校开展和建设博物馆课程,南山区教育局还明确了博物馆课程建设的基本理念、组成要素和表达方式。如今,南山区已有16所博物馆课程基地学校。

高青认为,博物馆有着鲜明的地域特征,是整个城市的文化精华,博物馆可以提供给学生一个充足的学习空间。学生长期浸泡在博物馆的文化海洋中,可以学习到博物馆礼仪,对于学生的精神面貌和品味都有促进作用。

避免出现博物馆课程碎片化、泛化

“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设博物馆课程是好事,但也要注意博物馆课程出现碎片化、泛化的现象。”高青认为,倘若博物馆课程只是老师带领学生到博物馆简单参观一下,“闹哄哄地来再闹哄哄地走”,没有按照学科课程标准开设,这是没有生命力的课程。“博物馆课程数量上的扩张是好事,但也要把握课程品质,要按照课程纲要和指引,要有明确的学习任务,老师要带着孩子有目的地上课。”高青说。

汪洪认为,学校不是为了建博物馆而建,学校不能把它当成一种噱头。学校建博物馆应该根据自身某一方面的积累,慢慢地、顺其自然地建立博物馆。育才二小收藏了师生藏书票几十年的作品,学校先是收藏起来,后来才渐渐地发展成为了博物馆。还要更多地把它当成一个课程,要与学校的教学特长结合起来,变成校本课程的形式。“如果抛开课程,纯粹为了学校有这么个东西来展示一下,没有多少教育功能和课程作用,我认为这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汪洪称。

“建设校园博物馆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绝不是随便堆放一些物品就可以称得上是博物馆。”马敢飞也认为,博物馆中对于藏品的选择、对知识体系的梳理、对学习内容的呈现、对互动方式的设计都有很高要求。遵循博物学以及各个学科的思想体系与学习逻辑来整合展陈内容,是开设学校博物馆的重要前提。马敢飞说:“这也要求我们必须要有一系列的课程和教学活动来发挥博物馆的文化传承和育人功能。”

听说,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