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消逝的那些物种
来源:环球科学
发布时间:2021-01-19
浏览次数:479
去年,科学家和自然保护组织宣布了一长串可能已经灭绝的物种名单,这些物种灭绝的原因大多数都可以归结为人类活动的影响。

 

 

撰文丨约翰·R·普拉特(John R. Platt)

翻译丨周郅璨

审校丨杨心舟 罗丁豪

 

几个月前,有科学家开始提醒人们要警惕“否认灭绝论”的兴起。这种观点的目的类似“否认气候论”,它会错误描述物种灭绝危机,并试图证明人类活动并没有真正地对生态系统产生破坏性影响。事实上,人类活动对生态系统的破坏性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去年,科学家和自然保护组织宣布了一长串可能已经灭绝的物种名单,其中包括很多青蛙、兰花和鱼类。尽管研究人员会定期进行野外考察,去寻找它们依旧存在的证据,但事实上名单中的大多数生物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被发现了。这些物种灭绝的原因五花八门,从疾病到物种入侵,抑或是栖息地的丧失,但最终大多数都可以归结为人类活动的影响。

 

当然,想要证明一个物种灭绝很难,因此科学家们在宣布一个物种真正灭绝时往往也十分谨慎。如果太早地宣布灭绝,那么我们可能会失去保护这一物种最后的机会。正因为如此,再加之这些物种中有相当一部分生活在难以调查的区域,所以过去一年的灭绝声明中,许多使用的描述都是“可能”、“或许”消失,这种说法不会让人完全失去希望。

 

当然,这种希望也存在一定的意义,因为当我们开始投入资源和精力来保护动物时,总能得到回报。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物种保护工作使鸟类的灭绝率降低了40%。最近的另一篇论文也有发现,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保护行动已经阻止了几十种鸟类和哺乳动物的灭绝。尽管还有许多物种处于灭绝的边缘,但至少我们能有所作为,来尽力挽救它们。

 

有时候,我们甚至可以做得更好。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是一个调查世界各地物种灭绝风险的组织,今年他们公布了几项十分成功的保护工作,比如之前被认定为“极度濒危”的瓦哈卡树蛙(Oaxaca treefrog, Sarcohyla celata),由于在它们居住地附近的居民采取了很好的保护措施,它现在已经只被评定为“近濒危物种”。

 

image.png

 墨西哥发现的多种树蛙(Mesoamerican Herpetology. 2: 230–241.)

 

“我们可以去扭转局面,而不是坐在一旁哭泣,”自然保护组织的创始人、环保科学家斯图尔特·皮姆(Stuart Pimm)说。但同时,我们仍需要认识到我们已经失去了,或者可能会失去什么。我们可以哀悼这些已经消失的生命,并尽力阻止更多悲剧的发生。

 

综合上述的考虑,以下是科学家和物种保护工作界宣布在2020年灭绝的物种,它们是从媒体报道、科学论文、IUCN红色名单以及笔者自己的报道中挑选出来的。

 

孟加拉国(Bangladesh)的32种兰科植物——《国际生态与环境科学杂志》2020年2月的一项研究指出,孟加拉国187种已知兰科植物中有17%可能已灭绝。虽然其中一些仍然存在于其他国家,但即使是区域性灭绝,也同样警告着我们,人类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损害。还有一篇类似的论文指出,马达加斯加岛(Madagascar)的另外九种兰花可能也已灭绝。

 

光滑手鱼(Smooth handfish, Sympterichthys unipennis)——它是2020年为数不多,受到媒体关注的灭绝物种之一。手鱼是一种不寻常的物种,它们的前翅看起来很像人类的手臂,可以用来在海底行走。这种光滑手鱼生活在塔斯马尼亚(Tasmania)海岸附近,1802年,它作为当地丰富程度很高的常见鱼类第一次被自然学家发现。然而在经历了海底捕捞、污染、栖息地破坏等威胁后,它们被列为极度濒危物种。尽管当地的渔业在50多年前就已经停产,但依旧没能缓解光滑手鱼的生存危机,其他种类的手鱼仍然处于“极度濒危”,光滑手鱼的灭绝或许能激发保护行动的开始。

 

image.png

光滑手鱼

 

65种北美植物——在过去的一年里,研究人员着手调查了美国陆地上已经灭绝的植物种数。他们对这65种植物进行了分类,包括5种小乔木、8种灌木、37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和15种一年生草本植物。其中一些已经被报道过,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仍然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些物种灭绝的消息。名单中包括一种来自美国东南部的芭拉扣属(Marshallia,Appalachian Barbara's buttons)的大型植物,直到去年它才得以划清所属物种,但不幸的是,它最后一次出现已是在1919年(与其他物种混淆了很长时间)。

 

image.png

芭拉扣属植物。图片来源:wikipedia

 

22种蛙类——IUCN今年将二十多种长期未被发现的中美洲和南美洲的蛙类列为“极度濒危(可能已灭绝)”,它们都是两栖动物壶菌(Amphibian-killing chytrid fungus)的受害者。其中包括46年未被观察到的阿拉瓜盗蛙(Aragua robber frog, Pristimantis anotis)和皮尼昂戈粗脚蟾蜍(Piñango stubfoot toad, Atelopus pinangoi),它们大多在20世纪80年代消失。2008年科学家们观察到了一只该种的幼年蟾蜍,他们分析称“这一物种很可能已经灭绝,即使有仍然存留的种群,也只会有50只不到的成熟个体。”

 

image.png

阿拉瓜盗蛙。图片来源:wikipedia

 

image.png

皮尼昂戈短脚蟾蜍。图片来源:wikipedia

 

奇里基哈莱奎因蛙(Atelopus chiriquiensis)和桔红箭毒蛙(Oophaga speciosa),它们最后一次被发现分别是在1996年和1992年,这些来自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和巴拿马(Panama)的蛙类同样受真菌感染的影响而走向灭绝。

 

image.png

奇里基哈莱奎因蛙 。图片来源:wikipedia

 

15%的螨类——去年8月发表的一篇论文宣称,与植物和脊椎动物的灭绝类似,螨虫也存在大面积灭绝的迹象,目前还正在进行进一步研究。我们可能会觉得螨虫听起来并不重要,但它们却是生态系统中关键的一环。全世界125万种螨虫,如果有15%已经灭绝,那就意味这是上万种类的灭绝事件,研究人员预测这个数字还会继续上升。

 

锡默卢岛鹩哥(Simeulue Hill mynas)——一篇论文称这是一种“正在灭绝过程中”鸟类,在此之前,它们从未被研究过。这种鸟类可能在过去两三年里由于鸣禽市场的过度交易而已属于“野外灭绝”状态。目前,仍有少数个体被捕获囚禁。

 

image.png

常见的鹩哥。图片来源:wikipedia

 

17种菲律宾棉兰老岛拉诺湖的淡水鱼——受捕食者物种入侵、过度捕捞和破坏性捕捞方法(如炸药捕鱼)的威胁,IUCN在今年广泛搜索和调查后,将其中15个物种列为“灭绝物种”;其余两个物种列为“极度濒危(可能已灭绝)”物种,但它们的处境依旧危险,因为入侵的捕食者仍然数量众多、情况良好。

 

小笠原伏翼蝙蝠(Bonin pipistrelle , Pipistrellus sturdeei)——科学家们只在19世纪发现了一次这种日本蝙蝠,而IUCN在2006年至2020年期间一直将其列为“数据不足”。这一段时间内,关于该物种的分类一直处于争论之中,2020年3月发表的一篇论文解决了这个问题。但不幸的是,最新的红名单更新已将该物种列为灭绝物种。而日本政府自2014年起就宣布了这种蝙蝠的灭绝。

 

image.png

小笠原伏翼蝙蝠。图片来源:wikipedia

 

短翅螳螂(Pseudoyersinia brevipennis)——这种来自法国的螳螂在1860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就它在是否能够作为一个独立物种的问题上进行了长期(但仍未解决)的争论,而今它已经被宣布灭绝。

 

礼美龙舌兰(Agave lurida or Agave desmettiana) ——这种多肉植物最后一次于2001年在墨西哥瓦哈卡(Oaxaca)被发现。但之后经过多次考察一直未能再找到其踪迹,今年它们终于被宣布“野外灭绝”,但仍在人工栽培。正如IUCN红色名录所指出的,“迁地收集的标本也只剩下了少数,人们担忧这一物种将在不久后完全灭绝。”

 

巨麻属植物(Falso Maguey Grande, Furcraea macdougallii)——这是另一种已经“野外灭绝”,但仍以人工栽培形式存在的巨麻属多肉植物(你今天可以在网上花15美元买到这些植物),其自然生长的品种最后一次发现是在1973年。该植物的主要栖息地在1953年开始退化,大多都成为了龙舌兰种植园。除此之外,野火可能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而这种物种自身的生长范围限制也导致其更容易灭绝。“物种的生长范围限制使其非常容易受到局部干扰,因此最后的个体很容易被消灭了,”IUCN称。

 

谷精草属植物(Eriocaulon inundatum)——上一次是1943年在塞内加尔(Senegal)的科学考察中被收集到。但后来由于盐矿的开采,它们的栖息地随之被摧毁,进而导致了其灭绝。

 

疏花金钗木(Persoonia laxa)——这种来自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的灌木在1907年和1908年曾两次在栖息地附近被采集。然而,他们的栖息地毁于“高度城市化”。目前,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仍然将其列为“假定已灭绝”,但IUCN在2020年将其完全列为“已灭绝”类别。

 

纳萨雷诺(Nazareno, Monterverdia lineata)——有论文研究早在2010年和2015年就宣布了这种古巴植物的灭绝,但直到今年它才被列入IUCN红色名录。导致它们灭绝的原因是当地农业和畜牧业的快速发展,这使得它的栖息地严重退化。

 

木百合属植物(Wynberg conebush, Leucadendron grandiflorum)——这种南非植物已经有200多年没有被发现了,尽管它最近才被列入IUCN红色名单,长期以来它一直被认为是该国有记载的最早灭绝的物种。当时,它唯一的栖息地是最早的殖民地农场所在地。

 

木百合属植物(Wolseley conebush, Leucadendron spirale)——南非木百合属的另一种,这种植物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933年,此后广受追捧,还有人出高价去野外搜寻它们。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它灭绝的原因还未调查清楚,但很可能是由于农作物种植、外来植物入侵和造林运动造成的栖息地丧失。1809年,一位科学家称这一物种十分美丽,并阻止人们继续大肆采集,但并未起到太多的作用。

 

image.png

南非木百合。图片来源:wikipedia

 

裂腹鱼属鱼类(Schizothorax saltans)——这种来自哈萨克斯坦的鱼最后一次发现是在1953年,当时它们赖以生存的河流,因为用来灌溉作物而被抽干了,它们因此丧失了栖息地。IUCN在去年之前没有对这些物种进行评估。

 

藤春属植物(Alphonsea hortensis)——自1969年以来再没有观察到过这种斯里兰卡树种,今年它们被宣布为“野外灭绝”,现在人工栽培的品种生长在佩拉德尼亚皇家植物园(Peradeniya Royal Botanic Garden)。

 

洛德豪威长耳蝙蝠 (Lord Howe long-eared bat, Nyctophilus howensis)——这个岛屿物种是由1972年从一个骨骼标本确认发现的。保护工作者可能目击过几次它们存在的证据,但是这些它们还幸存的希望现在已经破灭了。

 

黄金灯笼花(Deppea splendens)——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经宣布这种美丽的植物物种“在野外灭绝”。之所以还有活的标本存在,是因为1973年发现这种植物的植物学家丹尼斯·布里德洛夫(Dennis Breedlove)在其墨西哥唯一的栖息地成为农田之前收集了这一物种的种子,。现在被一些园丁将其称为“圣杯(holy grail)”,从布里德洛夫的种子中培育出来的植物只需16.95美元就可以在网上买到。

 

image.png

 黄金灯笼花。图片来源:wikipedia

 

克劳加斯托尔弯唇蛙(Craugastor myllomyllon)——危地马拉(Guatemalan)的一种青蛙,它们从未有过统一的名称。自1978年以来,它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2000年它们才被认定为独立的物种。与今年灭绝名单上其他蛙类不同的是,这种蛙类在壶菌危机到来之前就灭绝了,科学家推测是当时的农业发展破坏了它唯一的栖息地。

 

单带跳螳(Spined dwarf mantis, Ameles fasciipennis)——这种意大利螳螂在1871年左右经过科学调查收集了一次,之此之后便再也没有被发现过。IUCN说,该属的分类方法“相当混乱,需要做进一步的分析来确认该物种的有效性。”不过,目前虽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但还是没有发现该物种仍然存在的迹象。

 

谢氏硬草(Scleria chevalieri)——这种塞纳盖勒(Senagalese)植物最后一次出现在1929年,它们曾经生长在沼泽地,但后来生长所需的水源因为用于灌溉当地的花园而枯竭,最终它们因为栖息地的退化而消失。

 

夏威夷黄木(Hawaii yellowwood, Ochrosia kilaueaensis)——这种树自1927年之后就再也没被发现过,它们的雨林栖息地已经由于植物入侵、羊群啃食以及火灾等原因严重退化。根据美国濒危物种法案,它目前被列为濒危物种,但IUCN在去年就已宣布了它的灭绝。

 

星状王棕(Roystonea stellate)——科学家只在1939年成功采集到过一次这种古巴棕榈树的信息,之后的多次搜索都未能找到它们仍然存在的证据,这可能是因为它唯一的栖息地被改造成了咖啡种植园。

 

加尔帕伪溪蝾螈(Jalpa false brook salamander, Pseudoeurycea exspectata)——由于农场的兴建,放牧和伐木等活动的影响,这种曾经很常见的危地马拉两栖动物已经走向灭绝,它们最后一次出现在1976年。之后,自1985年以来,至少有16次调查都没有发现该物种还存在的任何证据。

 

image.png

溪蝾螈。图片来源:wikipedia

 

恰帕斯梣(Faramea chiapensis)——这种植物只在1953年采集到过一次,这种墨西哥植物因殖民主义和森林砍伐失去了它们的栖息地。

 

古巴车桑子(Euchorium cubense)——这种古巴植物最后一次出现在1924年,长期以来一直没有发现其踪迹。IUCN将其与柳科植物(Banara wilsonii)一起列入2020年灭绝物种名单,科学家最后一次见到这种植物是在1938年,当时它的栖息地被清理出来当作了甘蔗种植园。

 

硅芦荟(Aloe silicicola)——这种来自马达加斯加山区的植物上一次被发现是在1920年,现在它们已经被列入“野外灭绝”名单,仅有部分植株存在于一个植物园中。其灭绝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它们以前的栖息地经常发生火灾。

 

大眼铠甲弓背鱼(Chitala lopis)——这是爪哇岛(Java)的一种大型鱼类,自1851年以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网上有许多资料用同样的名称来称呼其他任然存活的细鳞弓背鱼)。它们的灭绝可能是一系列的生态环境退化造成的,其中包括污染、过渡捕捞和森林砍伐等。

 

谷精草属(Eriocaulon jordanii)——这种草种以前出现在塞拉利昂(Sierra Leone)沿海的两个地区,但这两个栖息地在20世纪50年代被人们改造成了稻田,造成了它们的灭绝。

 

苏门答腊豆蔻(Amomum sumatranum)——这种来自苏门答腊(Sumatra)的植物是豆蔻的近亲,它们在1921年的科学调查中被采集过一次。这一植物所处的原始森林现在已经被人类完全开发利用,IUCN称这种植物目前仅剩一个人工培育的种群,因此将他们判定为“野外灭绝”。

 

真鲨属,失落鲨(Lost shark , Carcharhinus obsoletus)——这是这一物种第二次出现在红色名单上。2019年,科学家们在研究了几十年前的标本后确定了该物种,并指出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就没有人再观察到过它。今年,IUCN将这一物种列入了“极度濒危(可能已灭绝)”的红色名单中。

 

image.png

失落鲨。图片来源:wikipedia

 

扇衣属地衣(Cora timucua)——这种来自佛罗里达州(Florida)的地衣是通过DNA比对,从历史标本中鉴定出来的。不幸的是,自19世纪初以来,没有再收集到新的样本。去年12月为该物种命名的科学家称其为“潜在灭绝物种”,考虑到它可能仍生存在偏远地区,科学家建议将其列为“极度濒危(可能已灭绝)”。然而,在最近的调查中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苍羚,突尼斯瞪羚(Dama gazelle in Tunisia, Nanger dama)——这种濒临绝种的瞪羚仍存在于一些别的国家,也有一些被圈养的群落。但是突尼斯最后一只瞪羚的死亡标志着又一个国家的瞪羚已然灭绝,这种区域性灭绝时刻提醒着人们,要尽力去保护还存留的瞪羚种群,避免它们走向灭绝。

 

image.png

苍羚。图片来源:wikipedia

 

文中部分物种名称并非官方定名,因为物种稀少、研究证据不足或历史种属分类混乱,部分物种并未有文献支持的中文种属名称,如果有读者了解正确译法,欢迎指正。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what-weve-lost-the-species-declared-extinct-in-2020/


关注【深圳科普】微信公众号,在对话框:
回复【最新活动】,了解近期科普活动
回复【科普行】,了解最新深圳科普行活动
回复【研学营】,了解最新科普研学营
回复【科普课堂】,了解最新科普课堂
回复【科普书籍】,了解最新科普书籍
回复【团体定制】,了解最新团体定制活动
回复【科普基地】,了解深圳科普基地详情
回复【观鸟知识】,学习观鸟相关科普知识
回复【博物学院】,了解更多博物学院活动详情

听说,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