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深圳的付费自习室:小隔间里,这些深圳人在为未来拼搏
发布时间:2020-05-21
浏览次数:2495

探访深圳的付费自习室:小隔间里,这些深圳人在为未来拼搏

“简直发现了新天地,学习加班新去处。”

“频繁按鼠标都怕吵到大家。”

“每当休息日的时候,我就会在这里看看风景,喝喝咖啡什么的。在这里我能够彻底放空,什么都不去想,就这么静静地看看,挺好的。”

这些是付费自习室的用户们留下的评价。去年以来,深圳开始涌现大量付费自习室。一天花费几十元,可以拥有一个座位和一个安静的环境,有人在这里准备考试,有人在这里读闲书,有人啥也不做就在这里发呆。付费自习室是个怎样的地方,哪些人会选择到这里工作学习?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了深圳几家自习室展开了采访。

“每天到自习室打卡,效率明显提升”

上午9点左右,易琳背着电脑走进位于梅林雕塑家园的“牡蛎自习室”,找到自己平时常坐的位置坐下,开始写博士论文。她是这里的月卡用户,像去上班一样,她习惯每天在这里“打卡”,一呆就是一天。

自习室里大多数是长桌,座位之间用隔板隔开,每个座位配备台灯、电源插座。在这里,每个人都安静在做着自己的事,只有翻书、打字的声音。还有人在自己固定的座位上贴上便利贴,列上自己的规划,督促自己完成每天的进度。自习累了则可以在休闲区放松一下,公共区域放着懒人沙发,旁边还有零食、茶叶、咖啡等可自取,微波炉也可供自带食物加热使用。

在深圳,如今有数十家自习室,每天接待着不少像易琳这样的“学习党”“考试党”。他们愿意通过付费买下一个安静的空间和时段,让自己可以专注投入学习和工作中。“图书馆要一大早去占位,咖啡馆环境比较嘈杂,消费也不低,相比之下,在自习室里,工作效率的提高非常明显。”易琳说。

“家里手机不好玩吗,猫不好撸吗,沙发不好睡吗,小说不好看吗?到了自习室,我才会强迫自己专心学习。”“南楼自修教室”的创办人许棣楠说。她自己最初也是自习室的用户,当时正在准备日语考级的她去了一家自习室之后,学习效率明显提升,也为自己发现了一个创业的方向,于是去年9月就辞职在园岭开办起自习室。

与不少自习室一样,许棣楠采用的是半自助的管理方式,用户可以在网上平台预约后直接刷开大门进行学习。在运营自习室的同时,她又开始向更高级别的日语考级冲刺,因此在自己的自习室里,她也给自己留了一个位子,每天敦促自己拿出一定的时间来学习。“在这里,大家都在努力学习,这也会迫使自己专注起来。”

有人拼命学习,也有人在这里玩游戏

许棣楠一开始创业的时候,经常有朋友会质疑,说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为自习室付费,“我认为,愿意花钱去买时间和空间的年轻人一定会越来越多。”许棣楠说:“深圳这种竞争激烈的城市,大家学习充电的愿望太强烈了。”

自习室里极力保持着校园里的学习氛围,许棣楠习惯把每个来到自习室的客户叫做同学,即使其中大多数都是上班族。许多“同学”让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一位在职考研的同学,她每天上班前会抽一个小时来学习,有时中午也会过来,等到下班后再到这里来学习到晚上十点关门,真的特别拼。”

还有一些“妈妈客户”会在下班后来自习室学习,虽然孩子还很小,但她们觉得自己还应该再提升,给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在这个安静的空间,大多数人都在与自己较劲。

春节之后的延迟返校期间,许多“学生党”找到了自习室。牡蛎自习室的兼职工作人员“肉肉”就是广东一所大学的大四学生,这学期还没开学,她在一边写毕业论文,一边做兼职客服:“很多人和我情况差不多,有两个中大和南大的大二学生,每天都来这里学习。”

而在牡蛎自习室的创办人刘俊杰看来,自习室不仅是学习的地方,而是在家和公司之外属于自己的一个空间。“其实来这里的人做什么的都有,有的是专心学习的,有的就是来看小说的,有的专门来打游戏,还有的是来谈恋爱的。”他发现。

中午时分,大多数客人点了外卖,有些客人会把盒饭端过来和他们一起吃,像老朋友一样一起聊天。有些客人还会主动帮着他们做卫生。这就像刘俊杰一度为自习室做的定位“朋友家”:“我希望来到这里的每个人就像来到自己朋友家里,就是你必须遵守一定的规范,但你可以很随意。”他说,自己想和客人保持朋友的感觉,大家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个让自己舒服的状态。

去年火爆一时,疫情期间纷纷遭遇下滑

付费自习室一两年前才开始在深圳出现,比起北上广等地,深圳开办自习室的时间不算早,但发展极快。刘俊杰在深圳大学念大四的时候,就跟踪了石厦一家自习室三个月的上座数据,发现这是一个很有空间的行业。他也明显感觉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付费自习室明显在深圳开始增多。“当我们去年9月开出第一家店的时候,深圳可能只有十几家付费自习室,但等到年底时,全市就有60多家了。”

自习室的人流量也与各门重要考试的时间明显挂钩。例如春节和6月份算是淡季,而10月CPA考试、11月税务师考试、12月研究生考试前的时间都是自习室的旺季。“寒假也可以看到人流量明显增加,我们分析是因为学生一大早就去图书馆占座,很多成年人就被挤出来了。”刘俊杰说。

开自习室的前半年,营收情况比刘俊杰预期要好。“去年10月底,我们的座位经常处于满座的状态,大家对自习室这种新鲜事物接受度很高,而且也会注重这个空间的特点和品质。”不过,那是属于自习室行业“短暂的快乐”。从今年1月份疫情暴发以来,自习室不得不关店,即使复工之后,许棣楠和刘俊杰都发现,客流量大不如前,仅占之前三分之一左右,很多自习室也因此关闭。据他们估算,疫情期间有三成左右的自习室因各种原因而退出市场。

随着疫情向好,以及各项考试时间的确定,越来越多人也回到了自习室。“有学习和提升需求的人群在深圳不少,我也相信未来这个行业还是一片蓝海。”许棣楠相信,走进自习室的“同学”会越来越多。

“像牡蛎一样神秘、自给自足,而且美味。”刘俊杰和小伙伴们想了很久,最后改自狄更斯《圣诞颂歌》的这句话成为了牡蛎自习室的标语。他说:“希望来到这里的人都能像牡蛎一样,有一个自己的空间,在这里享受自己的世界,慢慢地孵育出自己的珍珠。”

关注【深圳科普】微信公众号,在对话框:
回复【最新活动】,了解近期科普活动
回复【科普行】,了解最新深圳科普行活动
回复【研学营】,了解最新科普研学营
回复【科普课堂】,了解最新科普课堂
回复【科普书籍】,了解最新科普书籍
回复【团体定制】,了解最新团体定制活动
回复【科普基地】,了解深圳科普基地详情
回复【科学防控】,学习疫情相关科普知识

听说,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